Too Much 又名#当探长说麦哥受了一点惊吓#

Too Much

麦单人,隐麦单箭头雷

夜晚的风太冷,老宅太过嘈杂。四周不断有人走动,从这边到那边。忙忙碌碌,面上表情模糊在红蓝色警车的光里。Mycroft攥着一个杯子。他那么用力,以至于关节发白,指尖在脆弱的杯壁上留下了一些深而细的掐痕。

他无法思考。

Mycroft还是攥着那个杯子,从杯子里面渗出的热度安抚了他心中的一部分的恐慌。

为什么他会在这里,身上湿漉漉没有一块是干燥的,雨伞不见踪影,剪裁良好的西装裤糊成一团贴在失去知觉的腿上。吸入的气体混着血腥味,胸膛疼的让他只想用刀将自己剖开,然后把那不管什么弄的他快疯掉的器官剜出去。他可以那样做,他应该那样做,在他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...

2018-07-29

© 楚红因 | Powered by LOFTER